王昱爲

掉进伞修伞的坑里出不来

刻薄的“慈悲”

凌空逝:

说得挺好。


盂兰变:






 




围绕《欢乐颂》的讨论,也许是可以无限延展的。在这部拉大旗作虎皮的网络过气玛丽苏IP剧里,简直凝缩了这个时代各种价值取向上的鬼扯。




其中某些价值取向的自相矛盾和双重标准,触目惊心。主人公对他人缺乏基本的尊重,却被冠之以敢爱敢恨、活得精彩。




 




不过,文字本身却是最诚实的镜子。小说作者阿耐接受访谈时,洋洋洒洒地交代了自己写作《欢乐颂》的直接动因。也许,正好说明了《欢乐颂》这部年度最分裂的剧作究竟是怎么样从一开始就注定会挟持一班好演员,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按照原作者阿耐女士的描述,安迪的人物原型来自自己的一位中学学长。对方成绩优异,然而家族中有遗传疾病,因此后来改了姓,隐藏家世。她在很多年后再次遇到这位学长,心生疑窦,曲折套话,印证猜疑。




阿耐女士感慨自己这些年已经很心软了,所以不打算日后相遇指责对方不诚实,再次遇见时她坚信对方肯定认得自己,只是心虚不肯认,所以特意体贴地早早离席,免得刺激这个家里出过女疯子的人。




 




这个故事,也许在很多年长的中国女性看来,是很可以理解的,甚至还有人会赞一声阿耐女士的慈悲。




 




然而,从这段看似宽容的叙述中,我只看到一个根本不懂得何为对人的基本尊重的人,以及其身上最恶劣的刻薄。




每一个人也许都有自己的不足为外人道的故事,如果说现代社会给予人类以信心和希望,便在于人们最终会意识到何为基于尊重和理解的人际界限。




别人的隐私,对方不说,自己就不问,这是作为一个普通人都应该有的最基本的教养。




以关心或是好奇的名义,无底线地套取别人的隐私,但却自以为站在了体恤他人的道德制高点上——这样的逻辑混乱下,是最刻薄的“同情”。当事人自以为正在践行宽容和正义,殊不知自己其实只是正在因为消费他人的苦难,而感到不可遏抑的兴奋罢了。鲁迅笔下没少描写过这种恶劣的人性,可惜近百年之后,竟然会以“敢作敢为”的假面具卷土重来。




 




关于曲小姐匪夷所思的人物行为,也许对照作者的自陈,一切都有了答案。




这位成绩优异的学长,从来没有伤害过还是学生的阿耐小姐,两人多年后重逢,也并没有与阿耐女士产生利益冲突。他对自己的过去避而不谈,上帝视角的500强企业高官阿耐女士却认为这是不诚实的表现。




大概学长唯一的原罪,便是他太优秀了,让阿耐女士曾经体验过可望不可及的感觉,以及他因为命运而背负的遗传因子。




 




阿耐女士大概以为自己是以最平和的语言讲述了这件往事的。然而,“几个月后回老家遇见其老父,稍微曲折地套了一下话,竟然印证我的猜疑”,“我们这些低年级的学生仰慕之余,都忍不住为他捏把冷汗”——从阿耐女士的叙述中,可以看见一个从封闭的人际社区环境中孵化出的窥视习惯。




 




“因为作为老家人,我知道他的痛处:他祖辈是女疯子,个中屈辱不足为外人道。”




“我那天早早离席,免得刺激他。”




她自以为自己最后没有当面揭穿学长,是一种经历过世事的宽容和理解,殊不知叙述者对精神疾病这一客观的疾病事实的偏见与恶意,已经在字里行间展露无遗。而且作者的讲述前后颠倒,先是说学长家祖辈是女疯子,然后又说学长的父亲年轻时曾为神经衰弱所苦。先不论小县城里人们口耳相传的“女疯子”是否存在污名化的成分,单就神经衰弱而言,这在现代社会的精英阶层中,实在是太过普通的现象了。阿耐女士是经历过世界500强高管生活的精英女性,在这一点上的大惊小怪,颇让人费解。




 




看来大城市500强企业的历练,并未改变阿耐女士的为人处事的逻辑。尤其当她发现被自己窥视的对象,居然敢于无视自己的窥视时,她其实下意识地首先感到的是一种愤怒。在接受记者访谈时,虽然陈述的内容显然早已经过了修辞的柔光,但是从”果然不是我认识的那位学长“、”竟然印证我的猜疑“、”我知道他的痛处“的措辞中,仍旧难掩其背后复杂的不宽容。




 




如果说不懂得尊重他人的隐私,也是一种活得精彩的标准。那么,若是用曲小姐最引以为傲的“敢作敢为”、“直率可爱”,来还施彼身,用目前公开的材料,聊聊阿耐女士的出身和隐私呢?




  




从阿耐女士自己接受媒体访谈的宣传稿中,很容易看出这是一个童年和少年时期生活在一个极为封闭的十八线小县城的女生,压抑的人际结构网和贫乏的精神生活,注定了东家长西家短的刺探和碎嘴,是人们最熟悉的日常消闲活动。成绩优秀的学长因为自身的努力,考上外地的大学(从阿耐女士的描述来看,应该是北上广之类的大城市),而阿耐女士则继续留在这个小小的乡土世界里,成为了一名公务员。九十年代兴起下海大潮,阿耐女士”弃政从商“,参与到中国经济变革的进程中,顺便收获了第一桶金子。从她的个人叙述看,应该是来到了大概是东南沿海的某二线城市工作。然而,在那个特定的时代下,是否真的能做一朵白莲花,恐怕并非是一件可以简单判断的事。由改革产生的灰色地带,资本原始积累过程中不足为人道的种种,当然这是另一个话题。




500强的企业文化,教会了阿耐女士什么是城市的生活,和现代人际关系的规则。她肯定过得很辛苦。然而,由于出身的限制,十八线小县城的生活已经为她的视野打下了浓重的烙印。她以为自己很宽容,很理解人,可骨子里流露出还是那十八线小县城的偏见和刻薄。




 




如果阿耐女士读到这里,大概早已恨不得打穿屏幕,分分钟手撕了写出以上这段话的人吧?




那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吧。




曲小姐那一套把戏落在自己身上,便怒不可遏;落在他人身上,便是敢说敢做的可爱性格。




如果是这样的双重标准,那你所拥有的宽容也只不过是最刻薄的”慈悲“。 




 




 




 ----------------------------------------------------------------------------------------------




 




最后重贴一次北大哲学系李猛老师的这段话。 




“我有时总想,面对人类,你们和我身上都具有的种种愚蠢、贪欲、粗暴乃至卑劣,既能敏锐而毫不留情地予以指出,同时又能宽容地谅解这些永不改过、几乎毫无进步、对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总是漫不经心的人们,容忍他们身上的种种缺陷,痛惜他们所遭受的种种不幸,即使在最残酷黯淡的时刻,也绝不放弃改善我们自身和周围生活的希望和勇气,并耐心地等待人们身上所表现的善意温暖的光芒,这些往往是我们这个灰暗的世界中真正的乌托邦。




犀利而不粗暴,宽容又不盲目,坚持理性,面对现实,同时又不失理想和激情,这是知识分子以及所有社会成员的伟大美德。”




 




 




也许,在这个鬼扯横行的时代,只有通过传播真正的正能量,我们才能践行每个人应尽的社会责任。




 




 




 




 




 





 


评论

热度(1121)

  1. BRÅKIGgeyidian 转载了此文字
  2. 伊人心海香茅薄荷 转载了此文字
  3. 香茅薄荷盂兰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