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昱爲

掉进伞修伞的坑里出不来

重读《荆棘王冠》

鱼豆腐:

————浅谈叶修先生  兼论解读人物的必要






我们常说他温柔,嘲讽,强大。看到这里我有些意识到,恐怕温柔是他认为正确的人生法则,嘲讽是他素来养成的雅痞习惯,唯有强大是他本体笃定的化身。所以他孤独,但又孤独地享受孤独。






三天以来都保持着相对平时而言较高的文字输出量,以至于现在打字有种反复研磨的不耐烦,正是对自己匮乏言语的不甘心。


头一遍读这篇文章是在半夜里,听的是历历万乡吧,我记得。为了写这篇重读,特意去把桌面换成了Dark Black,255x255x255那种,我怕单薄语言不能传达我的敬意,怕颤抖指尖不能写出我的虔诚,也怕泪流满面不能摆脱我的卑微。我只能把音乐调回那天夜里听到的苍苍凉凉味道,把色彩屏蔽,剩下至上的崇高孤独。




从来没有人能长期占据最高的王座,从来没有太阳可以在上空永恒地闪烁。那样的故事属于神话传说,属于天方夜谭,却不属于普罗大众所处的此地此刻。风水轮流转后浪推前浪,是定律,是天命。天才必须该有丑陋和过失,好让别人翻身享受一下支配和指点的快感。叶修做不到这些,所以刘皓觉得他错得离谱。”






看清了吗?






重读里面我不写刘皓,只写叶修。来简单传达一个读到这些后形成的概念————叶修仿佛是刻意地把自己劈成了两部分,他把专注力、思考力、热烈的情感、珍贵的品德,都放在了自己的一部分中。剩下的滔天的痛失所爱和千夫所指、无理取闹的阻拦和威胁、不理解和不愿理解,他把这些都藏匿在自己的另一部分里,他放任这些东西存在,不忘记也不打压,但当他行动和选择的时候,这另一个部分的内容永远也左右不了他。他向着光芒蹒跚、跳跃、匍匐或者奔跑,但不论什么方式,他眼里只有荣耀的光芒。




这种不知好歹的勇敢和执着,如同猎猎刀锋剜剐在我们的英雄身上,然后血腥味引来豺狼虎兽,再步步阻挠于他。我几乎要觉得他是个悲壮的背影时,他又忽然抬起头微笑,那时候我就知道,他不觉得自己委屈,就是真的不觉得。因为他明亮的那一部分正熠熠发光,那些光温暖和强烈得让他看不到阻力,即使看到了虚影,他也不屑于理会啊。




这就是他之所以永远坚不可摧、耀眼强大、宛如神祇的地方了。因为再找不出一个不受痛苦左右的灵魂可以与他并论了。




“那个曾经被他逼退的敌人的故事里,充满了无法选择的出身、血脉亲人的反对、背井离乡的出走、常人难及的光荣、忍辱负重的隐忍和排山倒海的王者归来,那才是一部完美的史诗。”










关于人物理解。




我非常尊敬侑李太太的解读能力,这没什么可质疑的。




重读过程中,最常浮上心头的念想便是:“她真理解叶修啊。”






为什么这么说呢。




叶修并不跌宕起伏,他的精彩皆因优秀强大、际遇曲折。我非常喜欢这篇文章里干净简单的一段话,“面无表情只是面无表情,微微一笑只是微微一笑,鼓励只是鼓励。叶修面对任何人都是如此,该严厉的严厉,该鼓励的鼓励,而刘皓,却将这些串在一起,过度解读出漠视和偏心。”这让我想起来从前听语文课时老师歇斯底里地分析句子了,那是我一直觉得所有环节里最可笑的一节。




人家本没有那么多含义,卑微而不安的人却不满足于此,哪怕痛苦也要把复杂的扭曲的东西强加给他,这样他们就觉得合理了:对嘛,你这时应该嘲笑讽刺我;是的,你现在一定觉得我与众不同;没错,你一定又是在针对我……






不过平心而论,谁不是这样。






大多数人做不到像叶修一样总是处于被解读的高度,几乎都是一边怀着卑微努力揣测别人,一边被人肆无忌惮地揣测着。所以也觉得,如果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会引来一片哭笑不得的猜测,这几乎是一种奢侈的无奈了。




而这种几乎是空白的含义,被侑李太太的看透了,表达了出来。然后看客哇地一下全都被点醒了,我也是。




我觉得这种一针见血的解读相当难得。








除此之外,侑李太太的文章花很多笔墨写叶修的牛逼闪闪,远多于他温柔的部分和他嘲讽的部分。似乎是一眼就看出了强大即使叶修的内核。我们常说他温柔,嘲讽,强大。看到这里我有些意识到,恐怕温柔是他认为正确的人生法则,嘲讽是他素来养成的雅痞习惯,唯有强大是他本体笃定的化身。所以他孤独,但又孤独地享受孤独。




这是具神的骨骼,附上人的血肉。




又一次认定了,这是我的英雄,我的精神导师。


感谢 @侑李 太太的深刻剖析,感谢蝴蝶兰爸爸的造神之恩,感谢叶修,有幸遇见你。






20160502


芒果捞于天津



评论

热度(163)